小非同学灵异恐怖作品《阴阳先生》张亮小说全部章节 书号2044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052
  • 来源:酷炫好书



书名:阴阳先生

作者:小非同学

类型:男频|灵异恐怖

我有一个特殊职业,给面子的叫阴阳先生,不给面子的叫道公。 老爸死后留给我一间棺材铺。 专卖高、中、低档棺材,并可下乡油漆。 白事配有阴乐队、阳唢呐;专业师公、风水先生;量身定做寿衣、寿裤;且销售灵屋、花圈、香蜡、爆竹等。 



《阴阳先生》酷炫好书书号:2044 

微信搜索公众号: 酷炫好书 或 kuxuanhaoshu ,关注酷炫好书后,发送 2044 获取小说全部章节 


中华上下五千年,以各门各派创下各种奇门艺术,道士、风水师、算命佬以及巫蛊降…


我叫张亮,我穿梭在上述职业之中,杂七杂八的门派里一个令人忌讳职业——道公。


道公是专门赶鬼、除病、造屋择日、看八字、解关、占卜、看相、超度亡灵、打醮、安神、安花等活动神职人员的称呼。


但是我这行职业很多人忌讳,因为我经常与死人打交道,以致使我住在一处荒山之中,多年以来无人问津!


我之所以成为道公,事情还得追溯回2009年6月中旬,那时候,我还只是一个家传的抬棺匠,那时候,我父亲还尚在未死!


88年,我出生在广西桂林,我属于少数名族中的壮族。09年我高考回老家,其实我对自己考上重点大学根本就没有期盼。


在老家待了半个月,跟随着我爸做起抬棺匠这个兼职。


我爸张水,十五岁就开始从事抬棺匠这个职业。就是我老爸这个与死人打交道的职业,我妈嫌弃我老爸,就跑路了。


于是一岁的我,一直跟着我爸相依为命。


我呢,是从高一开始学习抬棺材这个兼职,也就是三年前。


这三年时间里,我抬过各种棺材,光着全身尸体的木棺、穿着红嫁衣尸体的铜棺,被车轮子压爆头尸体的凶棺,有钱人家穿着龙袍尸体的水晶棺……


甚至有些特殊情况,一些死去的人连棺材都没有,我们这行叫做席棺。


由于我们粤西这边属于雨林地区,经常有些大雨之类的很常见,6月13日那晚,百年不遇的台风降临粤西


晚上的台风挂的呼呼响,屋外传来各种砸烂东西的声音,老爸因为有风湿病,一遇到变天就腿痛。


第二天,台风飘走广西,等我出门的时候,外面的树连根拔起,而且靠近山下的瓦房都被逆水流给冲塌。


正感叹这一切的天灾时,在不远处一个人影跑到我的身边,气喘吁吁的拍着我的肩膀说道:“有……有生意!”


我定眼一看,这小子竟然是虎仔。虎仔真名张虎,他是我的死党,村里小孩都嫌弃我是抬棺匠的后代都不跟我玩,只有虎仔这小子不嫌弃。


“慢点说。”我推开虎仔说道。


“跟我来!”虎仔拉着我,往村口跑去,接着骑上一辆自行车,载着我出去村外。


“去哪啊?”我皱眉问道。


“隔壁香十村有白事,请你去看看。”虎仔疯狂的骑着自行车说道。


十几分钟后,到达香十村,香十村也和我们一个样,被台风吹得一塌涂地,山上流淌下来的黄泥,也把瓦房给毁了。


虎仔带我来到一条巷子,只见这条巷尾的一间瓦房围在一群村民,虎仔拨开人群,拉我进入瓦房。


喊道:“福叔,带来了!”


随即一个中年男子从瓦房走过来,我一看,是黄彩福,黄彩福这人可是当地响当当的富豪,钱多不说,人也好。


“来了小亮,过来帮我看下这玩意。”黄彩福递给我一支烟说道。


绕过虎仔后背,映入我眼帘的是一滩黄泥,把黄彩福的瓦房给冲破,这瓦房里面都是山上冲下来的淤泥。


而黄泥里,掺合着许多奇怪的服饰,等我把这些服饰捡起来看了几眼,这不是寿衣吗?


这黄泥地里都是寿衣,结果我拿起一件腐烂的寿衣时,却拔出一具黑色的物体,凑近一看,这竟然是小孩的尸体!


我吓得酿跄了一下,差点就摔倒,虎仔扶稳我后,我说道:“这些尸体哪来的?”


“泥石流,从山上冲下来。”黄彩福皱眉道。


“这些事情你叫我干嘛?我是抬棺材的,不是道士。”我回答道。


“不仅仅是一具尸体,你看下吧。”黄彩福说着,吩咐几个大叔,拿起锄头和铁锹,开始在黄泥地里挖


“为什么叫你来找我?”我小声的问道虎仔。


“笨啊你!”虎仔骂回我说道:“黄彩福家里出现这尸体,然后他出钱买棺材下葬,你不就有活儿接了吗”


我一听虎仔这话似乎有道理,不过等这些人把黄泥给挖开一半时,我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。


不仅仅有一具干瘪的小孩尸体,这里有十几具小孩尸体,这些小孩都扎着小辫子,看样子不是现代的小孩,应该是古代的!


“福叔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我叼着烟问道。


“小亮啊,我和你爸也算是打过交道的朋友了,泥石流把山上的尸体给冲下来,这是多晦气啊!”黄彩福委婉的说道:“我这人你也知道,容不得这些晦气事情产生,我就算花钱买棺材,也得把这些尸体葬下!”


“福叔,我看没有这么简单。”我看着未挖到底的黄泥皱眉道。


“什么意思?”黄彩福问。


我拿起一旁的断裂树枝,然后插进黄泥中,拔出来一看,足足有膝盖这里深,看来这泥石流有点猛!


我继续用这树枝插着一旁的黄泥,忽然插中了硬物体,我反复的插着,发现这物体的体积似乎很大。


“把这里的黄泥给清理掉,里面还有东西!”我指着脚下的黄泥喊道。


黄彩福听后,吩咐刚刚挖黄泥的人挖着我脚下的黄泥,众人拾柴火焰高,不出十分钟,黄泥被挖开。


这黄泥底下果真有硬物,呈现在众人面前时,把全部人都吓了一跳,因为挖出来是一口黑色的棺材!


“接通水龙头,冲干净,快!”我喊道。


随后黄彩福去隔壁人家用水管接通水龙头,把这口黑色的棺材给清洗赶紧。


这一冲洗,把这口黑棺看得一清二楚,我凑近棺材一看,发现棺材被红色的网给包住,我凑近这网闻了闻,有很重的血腥味。


“怎么……多出一口棺材了!”黄彩福惊道,随后走到我的身边,问道我:“小亮你看看吧,这口棺材铁定是从山上冲下来的,你就帮我把这口棺材给抬出去,我出高价!”


“多少?”虎仔上前笑道。


“三万!”黄彩福竖起三个手指头说道。


我看着包裹黑棺的红网,脑子里想起了这似乎是墨斗线。


“死婴穿寿衣,墨斗网黑棺!”我嘀咕了一声,惊道:“这他妈的是凶棺!”


随后我一边走出瓦房,说道:“这活儿我不接!”


“小亮,你干嘛呢?”走出门口后,虎仔把我给拉住,问道:“怎么忽然就走了?”


“那棺材我不抬。”我气呼呼的说道。


“来,冷静一下。”虎仔把一支烟塞进我的嘴巴里,然后帮我点起火,问道:“怎么就不抬了,那只是山上冲下来的棺材而已,抬出去就完事了。”


“我说了,我不抬!”我对着虎仔怒喊道:“我要是接下这活儿,只要把棺材棍扛上肩膀,我就会死啊!”


在门口围观的村民都看着我,虎仔对着那些村民解释了一下,然后把我给拉到一边说道:“你怎么搞的,这么大笔生意你也不接。”


“我跟你说,做我们抬棺匠这行,一个月只能抬四口棺材,这个月我已经抬了四口棺材了,要想抬棺材,只能等到下个月的月头,不然的话,我会有大劫。”我紧张的说道。


虎仔看着我,没有再说什么,拍着我的肩膀说道:“你好好的考虑一下吧,抬了三年的棺材,也不见你会有什么血光之灾,我进去和黄彩福说下情况吧,实在不行,我道个歉,然后回家吧。”


虎仔再次走进黄彩福的瓦房,我走进旁边的一条小巷子,握紧拳头用力的捶打墙壁,其实心里很想赚这笔钱,抬了三年的棺材,这三万可是大数目啊!


我叼着烟,看着阴暗的天空想起我三年抬棺的经历,三年时间里,我一共抬了144口棺材,其中110口是正常的木棺,其余的都是特殊棺材。


前不久,在另一个镇,一个抬棺匠一个月抬了六口棺材,结果在抬完第六口棺材后,就七孔流血,暴毙在家里。


不仅仅一个抬棺匠会这样,早在我老爸那辈,我爷爷那辈,都有出现过这类的事情。


正想着事情时,嘴唇被烧了一下,发现烟已经烧到烟嘴来了,呛得要命,我丢下烟头,走出巷子。


黄彩福和虎仔从瓦房里走出来,走到我的面前来,然后黄彩福拿出一支芙蓉王给我,说道:“小亮啊,你看我和你爸也认识,看在这面子上,就帮我把这口棺材给抬出去吧。”


“我也很想赚这笔钱,但是我们有我们的禁忌……”我接过黄彩福手中的烟,为难道。


“这样吧。”黄彩福狠下心来,说道:“我加多一万,你这个主抬棺材匠,四万!”


我一听到这个数目,就来劲了,但是黄彩福出四万让我抬这口棺材,难不成还有什么蹊跷?


我想了想,说道:“为什么非要叫我抬,叫几个力气大的人抬不就行了。”


“这个……”黄彩福不哈意思的回答道:“让你抬放心点。”


“我再看下。”我说道。


然后便走进了黄彩福的瓦房里,那口包裹着墨斗线的黑棺,看起来虽然不是很渗人,但是被墨斗线包裹着,我担心里面有不明来历的尸体。


老爸曾经告诉我,如果弹有墨斗线的棺材千万不能抬,里面的尸体要么就是意外死亡的,要么就是有人假装下葬,其实用来养尸的。


我抬了三年的棺材,从来没有见过僵尸什么样子,眼前这口墨斗黑棺,里面难不成真有僵尸?


“让人把你家清理一下。”我对黄彩福说道。


黄彩福又吩咐之前那几个大叔,把黄泥运出,这瓦房是彻底的毁了,根本没有什么利用价值。


“富叔,你过来一下。”我把黄彩福叫到一边,问道:“我不喜欢拐弯抹角的人,你告诉我,为什么出这么高的价钱让我抬棺材?”


“其实嘛。”黄彩福看了看那口墨斗黑棺,说道:“我在一个月前算过命,算命的说我这个月会有晦气之灾。”


“晦气之灾?”我疑惑道:“我怎么没有听过有这么灾难的?”


“这你就不懂了。”黄彩福很自豪的说道:“各行有各行的口语,你们抬棺匠不懂算命佬说的话,当然算命佬也不会抬棺材的禁忌。”


“继续往下说。”我说道。


“那算命佬只收了我五十块钱,然后只跟我说必须花重钱消灾,昨晚刮台风,有人告诉我这老房子被泥石流冲塌了,我回来叫人清理黄泥,结果就挖出这口棺材。”黄彩福尴尬的说道。


“一想到那算命佬对我说的事情,这棺材被冲进老房子里,验证那算命佬的晦气之灾。棺材都是晦气的东西。”


“本来想叫几个力气强壮的人抬出去得了,但是想到算命佬的话没有那么简单,既然要我破财消灾,我就得花重金请人来抬。”


“这附近的农村,谁不知道你老爸张水是数一数二的抬棺匠,不过听过你爸最近犯风湿病,所以请你这个后生来比较安全点。”


我听完黄彩福的话后,心里有点忐忑,对于算命这玩意儿,我是半信半疑,小时候我被老爸拖去算命。


算命佬说我在十七岁的时候,会有一次感情的裂变,果然那时候,我在高二那年,失恋后整个人就变得颓废了。


我爸相信那算命佬,又带我去算一次,结果算命佬说我在二十岁之前会有一次血光之灾,面临死劫。


我老爸问算命佬怎样才能化解这次的血光之灾,算命佬说要死全家才能化解。


下一秒,我老爸就和算命佬对干起来了,算命一个大叔怎么能和我爸这个力扛棺材的壮汉对打呢?


于是镇上便传出一个笑话:抬棺匠对干算命佬。


话回正题来,我现在已经是十九岁了,十六岁开始正式抬棺材,算命佬说我二十岁之前会有血光之灾,我担心的就是这次。


不过我想了想,难以被金钱抵抗,这次活儿,我自当是瞒着老爸接下它。


我转身看着这口棺材,这棺材看似很邪乎,如果里面真有僵尸的话,现在早就冒出来咬我了!


我给自己施加安慰心,告诉自己抬这口棺材没事,只是心里作怪而已。


等那些人把周围的黄泥都清理干净后,这口棺材完完整整的呈现在我们的面前。


“全部人别动!”我喊了一声。


所有人都看着我,我走到墨斗黑棺旁,打量着墨斗黑棺,然后对着众人说道:“今天农历七月初六,蛇冲鼠日,凡属鼠、属虎、属兔的人都回避,不准围观!”


众人听到我的喊声后,一群人便离开,不过有些看热闹的还是不可能,我知道还有我说要回避的那些人在人群里。


于是继续说道:“我张亮,继承我爸张水抬棺匠技艺三年,三年时间里,我什么棺材都抬过,要是有人还不走,以后要是出现什么倒霉的事情,就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!”


被我这么一说,又是一大帮的人离开,剩下还有十几人围观,我继续说道:“女的,小的都别围观,剩下男的爱看就看,不看就滚!”


我这一生气,全部人都被吓到了,我生气不是做给村民们看,而是做给墨斗黑棺看。老爸告诉我,面对凶棺的时候,一定要凶!


这样才能镇住凶棺里的东西,虽然这墨斗黑棺里我还确定里面真有不祥的东西,但是现在做出这样的举动,只是求个心理安慰而已。


“你们村里的龙棍呢?”我问道。


“在祠堂。我让人去拿。”黄彩福连忙叫刚刚挖黄泥的人,跑去祠堂拿龙棍。


所谓龙棍,就是抬棺材的棍子,抬棺材的器具,行业里称作高尚的东西。


比如吊棺材用的麻绳,我们叫做龙绳。


我说抬棺材用的棍子,我们叫做龙棍。


垫棺材四个角落用的木板,叫做龙板。


其它的东西看地方各需要。


等黄彩福把龙绳和龙棍拿来后,我检查了一遍,这龙绳和龙棍没问题,都是用金色的油漆刷过。


“会套棺材吗?”我问道身旁的虎仔。


“我哪知道怎么套棺材。”虎仔耸耸肩道:“每次都是你做所有的事情,套棺材是什么玩意儿?”


“看好了,下次叫你帮忙的时候,别说不会!”我无语道。


我拿过龙板,然后说道:“来几个大气力点的,把这个角落抬起来!”


虎仔和四个大叔走过来,艰难的抱起棺材,才提起那么一丁点。


我赶紧把龙板放在角落上,把棺材的一部分给顶了起来。


以此类推四个角落,大家帮忙把棺材的角落给抱起来,我把龙板给塞进去。


四个角落垫好后,这才像点样。


“接下来要干吗?”虎仔问道我。


“进门都是客,请它吃顿饭也不迟。”我皱眉说道。


“请棺材吃饭?什么意思?”虎仔问道。


“福叔,去把桌子拿来。”我对黄彩福说道:“送棺前得先拜一下。”


“行!”黄彩福应道。


“拿三两糯米,一打香,四根红蜡烛。一条中等鞭炮。”我说道:“一碗饭装三分之二,得用陶瓷碗,顺便带香蜡冥币阴阳纸过来。”


黄彩福一一记下来后,便走出老宅开始找我需要的东西。


“小亮,话说你怎么请这棺材吃饭?”虎仔问道:“你该不是喂他吃吧?”


“我问你,你家拜神怎么拜?”我反驳道。


“就摆上香,蜡烛和贡品放在那里呗。”虎仔回答道。


“知道就行,我懒得跟你解释,你又不懂这行业。”我摆摆手说道。


随后我便开始观察起这口黑棺,要说我从业抬棺匠三年来,讲真,黑棺我第一次见,如今的人都是用大红棺材。


就算是邪棺,也是用红棺。


虽说我抬过铜棺、铁棺、水晶棺,但是这些不是四个人抬,是八个人抬,况且这些棺材不是凶棺。


依稀记得我第一次抬凶棺的时候,老爸头一次出面抬凶棺,以往的抬凶棺,老爸只是做指挥的而已。


话回正题来,黄彩福已经把我需要的东西都拿来了,我把桌子放在棺材的面前,然后放上香炉,插上黄香,点燃红蜡。


贡品之类的整齐放在桌上,接着我拿起糯米,撒在棺材的四个角落,也就是龙板的周围。


做好这一切后,我看了看手表的时间,现在是中午十一点多,老爸说过抬凶棺得晒太阳,这次真是天助我也。


台风过后,就是明朗的天空,烈日冲破瓦顶,阳光照在墨斗黑棺上。


估计是阳光过于猛烈,而棺材也属于阴物,常年埋在地里,有点瘴气湿气之类的,被太阳照久了,墨斗黑棺表面散发黑色的气体。


“退后!”我皱眉道。


“怎么会有黑气?”虎仔问道。


“你过去闻下看会不会中毒。”我白眼道。


半小时后,快接近十二点,我拿起一旁掉落的瓦片,放在墨斗黑棺的前面,然后点燃鞭炮。


随后拿起龙绳,把棺材给套住,然后把两根龙棍套入龙绳里面,对虎仔说道:“过来抬!”


“你不用抬吗?”虎仔问道我。


“不到关键时刻我绝对不会扛上肩膀的,快点!”我对虎仔说道,然后扭头对黄彩福说:“福叔,你叫三个力气大的人,把棺材抬去祠堂吧。”


“嗯。”黄彩福应了一声,然后叫旁边的三个大叔,把龙棍放在肩膀上后。


我走到棺材前面,看了看周围,确定没有什么动物在,这才放心,拿起一直香,然后放在手掌之间对着墨斗黑棺说了几句话。


随后抬起脚,一脚踩烂脚下的瓦片,一声瓦片碎裂后,我把香给折断,丢在一旁喊道:“一!二!三!起棺!”


“起!”虎仔吆喝了一声,四人便抬起棺材。


结果这一抬,似乎很重的样子,虎仔露出难堪的表情,说道:“小亮,这里面装的是铁吗?怎么这么重!”


“你第一次抬棺材,当然觉得重!”我说道。


“带路去祠堂吧,福叔。”我对黄彩福说道。


黄彩福应了一声,然后走在最前面带路,身后的四人起棺后,踏出黄彩福家,跨出门槛便往祠堂走去。


而我负责走在前面撒白色的阴阳纸开路,嘴里不时喊道:“凶棺开道,阳人回避……”


我这句话喊出后,巷子的村民都进入自己的家,把大门给关上,他们都知道什么是凶棺,对于凶棺,所有人都是回避。


很快出了巷子,左转十米就是祠堂了,黄彩福跑到前面把祠堂的门给打开,我手中的阴阳纸也快用光了,加快了脚步踏入祠堂内。


“咔……”身后忽然传来棍子摩擦的声音,随后虎仔便喊道:“小亮,快点,这棍子要断了!”


因微信字数限制,只能更新到这,后面更好看!精彩后续戳下面“阅读原文”继续看高潮版!

阅读原文】 

微信搜索公众号: 酷炫好书 或 kuxuanhaoshu ,关注酷炫好书后,发送 2044 获取《阴阳先生》全部章节

猜你喜欢

朽木可雕都市作品 男频小说《王牌神医》王牌神医连载

王牌神医(连载)王牌神医作者:朽木可雕书号:29102类型:男频都市字数:673.7万一个医院的临时工,凭一双妙手逐步成为医学界的传奇!\n一个社会底层的小人物,靠一腔热血成为

2019-02-22

小妖都市作品 男频小说《最强神眼》最强神眼完结

最强神眼(完结)最强神眼作者:小妖书号:27224类型:男频都市字数:437.2万拥有最强神眼的张均,凭借一双火眼金睛,玩赌石、当神医,拯救世人!应版权方要求,继续阅读《最强神

2019-02-22

零零猫都市作品 男频小说《龙都兵王》龙都兵王连载

龙都兵王(连载)龙都兵王作者:零零猫书号:31060类型:男频都市字数:175.4万落魄小子投身军旅,一朝销声匿迹,再无消息。六年之后,却发现当年的女朋友一直在等着自己,从未改

2019-02-22

吃肉和尚都市作品 男频小说《桃运神医》桃运神医连载

桃运神医(连载)桃运神医作者:吃肉和尚书号:34177类型:男频都市字数:377.8万趴美艳寡妇墙头看表演,抱玉女校花进小树林,被身材惹火的富家女带回家……\n种种田,赚赚钱,

2019-02-22

大元帅都市作品 男频小说《异能小农民》异能小农民连载

异能小农民(连载)异能小农民作者:大元帅书号:38742类型:男频都市字数:401.9万吊丝小农民偷看美女时意外堕崖后获得神奇异能,不仅能种地,更能治病;性感御姐,极品校花,刁

2019-02-22